产品中心

十年一剑,国药精华—脑血疏研发人谢道珍教授专访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3-12-28

正值脑血疏上市行动如火如荼开展之际,作为一个被国家明文批准可用于脑出血急性期的独家新药,它的来历和研发人引起了公司内外部客户的极大兴趣。故此,我们在一个春暖花开的周六上午,对脑血疏的研发人——中国中医科学院附属西苑医院神经内科的谢道珍教授进行了专访……

记者(以下简称“记”):“谢教授,您当年为什么会产生研创脑血疏口服液的想法呢?”
        谢道珍教授(以下简称“谢”):“我是一个神经科领域的医务工作者,做过神经外科医生,也做过神经内科医生。虽然在不同时期的身份有别,但是工作的目标都是一致的——那就是尽我所能挽救脑血管疾病患者的生命,以及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脑出血是一个高病死率、高致残率的神经科疾病,28天病死率高达50%,有大约四分之三的患者会遗留不同程度的肢体障碍。但是,对于脑出血的治疗,神经科医生一直以来都很被动。虽然神经外科可以解决一部分危重脑出血患者的急救问题,但是无论是开放式手术还是微创治疗,都会在颅内残留部分血肿;而神经内科医生可以采取的治疗手段则更为有限,仅仅能够对患者进行一些支持治疗,例如降低颅压,控制血压,抗感染,维持水、电解质平衡等等,而对于血肿的吸收,一直以来都没有针对性的药物问世,这也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而众所周知,血肿是一切继发损害的根源!所以,如果能够研发出一种具有促进颅内血肿吸收作用的药物,将会在很大程度上改善目前神经科医生对于血肿无药可用的尴尬局面,当然,最大的受益者还是广大的脑出血患者,这将毋庸置疑地降低脑出血患者的病死率和致残率,并继而改善他们患病后的生活质量!”

记:“这样说来,脑血疏的意义真是非常重大,可以说是填补了脑出血治疗领域的空白!那么,您怎么会想到使用中药来治疗脑出血呢?我听说,您以前是神经外科医生……”
        谢:“是的,我以前是宣武医院的神经外科医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才调到现在的西苑医院工作。当时,神经内外科还没有分家,统一为一个大神经科进行管理。所以我是一位神经外科医生的同时,又成为了一名神经内科医生。更有意思的是,大家都知道西苑医院是中国中医科学院的附属医院,所以这里有很多精通中医和西医的专家,在临床中经常使用中药汤剂来治疗脑出血,效果非常不错,这带给我很大的启发,我也经常和他们在一起共同讨论脑出血的中医治疗。当时我就觉得使用中药来治疗脑出血将会是一个新的突破点。所以,我们神经科就组成了一个既有西医专家、又有中医专家,既有神经外科医生、又有神经内科医生组成的研发团队,专门研究开发治疗脑出血的中药成方制剂。这项工作一做就是几十年,非常不容易!”

记:“那是肯定的!对于一个空白领域的探索,肯定非常艰辛!当时只是在西苑医院内部进行脑血疏的研制吗?”
        谢:“刚开始的时候,只是我们自己做一些小型的基础和临观试验。后来,就有一些国内知名的研发机构和医院共同参与进来。例如,脑血疏的组方就是在王永炎院士的指导下从古方中提炼而成的;脑血疏的很多基础药理研究是在北京神经外科研究所做的;而Ⅱ期临床试验是在国内神经科著名的天坛医院完成的……可以说,这个药集聚了国内当代中、西医顶级专家的智慧,当然,也包括他们所带领的非常优秀的团队!”

记:“我们都知道脑血疏是个中药复方制剂,您认为复方和单方相比有哪些优势呢?”
        谢:“中医谴方组药讲究君、臣、佐、使,它既是临床经验的提炼升华,又是指导中药应用的基本原则。君臣佐使的配伍能够使药性扬长避短,从而最大限度地发挥药物的治疗作用,所以说,只有复方制剂才能够真正体现中医中药的精髓!因此,脑血疏采用复方制剂能够使其促进颅内血肿吸收的作用更为显著,因为组方里面有益气药黄芪,中医说‘气行则血行’,配伍活血化瘀的水蛭、丹皮、川芎等药物,能够更有效地改善脑组织供血供氧,促进吞噬细胞功能。另外,脑血疏在改善患者的综合症状和生活质量方面也更有优势。比如说,脑血疏可以改善很多脑出血患者便秘的情况,因为组方中有大黄。再比如,黄芪可以加快患者的康复进程,患者会比较明显地感觉到体力的恢复,现在有很多研究还报道黄芪有保护神经细胞的作用。”

记:“听您这么一说,我们对脑血疏的疗效更有信心了!您在这么多年的临床实践中,应用脑血疏治愈了很多的脑出血患者。今天能给我们说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病例吗?”
        谢:“呵呵,这些年来,的确是积累了不少病例,在这个过程当中,也让我对脑血疏有了更深刻的体会。其中一个体会就是:脑血疏除了对于原发性高血压姓脑出血有非常显著的疗效之外,对于一些神经科的疑难重症也有很大的价值!比如脑干压迫,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植物人。当然,这种压迫是由于颅内血肿造成的。
给你们说一个02年的病例吧。这个患者是个美籍华人,在美国上中学,一个男孩儿。有一天和同学打架,把头给伤了,去医院检查是硬膜下血肿,当时医生建议立即做手术清除血肿。因为血肿的位置不太好,离脑干很近,手术风险很大,因此必须经监护人同意签字。而这个孩子的父母当时正在国外,没能及时联系上,因此就把手术时机给耽误了。当他父母赶到医院的时候,血肿造成的脑组织移位已经严重压迫脑干,孩子仅能靠呼吸机维持呼吸了,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植物人。这种情况下医生也不敢动手术,只能等待奇迹发生。因为孩子的父母都是中国人,还是想抱最后一线希望,看看中医有没有办法救他们的孩子。所以他们后来就回到中国,四处打听,最后就找到我这儿来了。我听到这种情况,说实话心里也没太有底。虽然我对脑血疏吸收血肿的效果很有信心,但是这个孩子脑干缺血这么久了,脑血疏是否能改善脑干供血,使他苏醒,这就只能试试了。于是让孩子的父母带了3个月用量的脑血疏回去了。那时候孩子已经昏迷不醒了,不能喝药,完全靠鼻饲。非常幸运的事情发生了,这个孩子2个月后就苏醒了!这家人立即从美国给我打来电话,听到这个消息,我也非常激动啊!那么年轻的一个生命,又可以活蹦乱跳了!”

记:“这个病例太令人振奋了!真是没想到脑血疏居然这么神奇啊!我们一定要把脑血疏卖好,造福更多的患者!这样才对得起这个产品,才不辜负您在脑血疏上所耗费的心血啊!”
        谢:“那我就等着你们的好消息了!”
哈哈哈……
        我们的采访就在这愉快的笑声中划上了句号。但是,我们深深知道,脑血疏的推广之路才刚刚开始。为了患者的期待,为了沃华的荣耀,我们一定要让脑血疏成为脑出血领域的第一品牌,同时,也留下更多关于脑血疏的传奇故事……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