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中心

脑血疏口服液为什么既能治疗脑出血,又能治疗脑梗死?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3-12-28

 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神经内科   王小沙

中、西医如何认识“异病同治”
        看到上述的病例回顾后,有读者不免产生这样的疑问:为什么脑血疏既可以治疗脑出血?又可以治疗脑梗死?看似矛盾的问题,为什么可以使用同一种解法?
        其实,脑出血和脑梗死在西医上分属两种发病机制,而在中医上,两者同为中风。中医对中风病的病机认识,不区分脑出血和脑梗死,只是根据病情轻重分为中经络和中脏腑。中经络者,症见口眼歪斜,肌肤麻木,半身不遂,言语不利等症,一般无神志改变。病位较浅,病情较轻;而中脏腑者,又分为闭证和脱证,常有神志不清,涡僻不遂等表现,病位较深,病情较重。现代医学乃因CT技术的发展,才从影像学的角度将中风病进行了区分,毋庸置疑,这为早期诊断区分脑出血和脑梗死提供了第一手的影像学证据。
正是由于中医对中风病的病机认识具有整体性和统一性的特点,因此,在治疗上并不区分脑出血和脑梗死,这也是中医“异病同治”理论的典型体现。“异病同治”是指在不同的疾病中,会出现相同的或相似的病理变化,即出现相同或相似的证,证相同治疗也就相同,因而把不同疾病采用相同治法的情况,称为“异病同治”。中医认为脑出血和脑梗死同为“瘀”证,根据“异病同治”的理论,“证相同治疗也就相同”,因此,这两种疾病均可应用中医的“去瘀”之法进行治疗。进一步说,我们可以形象地把脑出血理解为“血管外瘀” (离经之血即为瘀),把脑梗死理解为  “血管内瘀”。 一外一内,仅是“瘀”的位置不同,而证相同,故治法也就相同!
从现代医学病理生理学的角度来说,脑出血和脑梗死均可出现脑循环障碍、脑组织缺血缺氧、神经细胞损伤等相同或相似的病理变化,这恰恰证明了:脑出血和脑梗死具有相同或相似的病理基础。这也正是中医应用“异病同治”理论治疗中风病的微观基础。

脑血疏异病同治出血、梗死  
        正如本文开头提到的2例病例,笔者在二十余年的临床实践中,既使用脑血疏口服液治疗脑出血,也治疗脑梗死,均取得满意疗效,且未发生任何有关药物的安全性事件。在对脑出血患者应用脑血疏治疗后,血肿吸收的速度明显加快,比未应用脑血疏的病例平均加快1周左右。20ml以下的血肿多在半个月内就绝大部分吸收。40ml以上的大血肿,对于那些选择采用保守治疗的患者来说,应用脑血疏治疗仍能取得良好疗效。脑血疏除了能够加速清除颅内瘀血以外,对患者的神经功能缺损程度和生活质量均有显著改善。而另一方面,在对脑梗死患者应用脑血疏治疗后,其中水蛭的“破血“功能能够溶解血栓加快血管复通,促进侧枝循环建立,恢复缺血半暗带受损的神经细胞功能等等。并且,笔者在临床中还观察到,无论脑出血还是脑梗死,连续服用脑血疏口服液3个月的患者比服用1个月的患者预后要好。而服用6个月的患者,神经功能缺损恢复更好,还能有效降低中风复发率。

脑血疏组方药理共证临床
        脑血疏的组方是由《金匮要略》中治疗血瘀证的“大黄蛰虫丸”和《医林改错》中治疗中风病的“补阳还五汤”共同化裁加减而成。由黄芪、水蛭、石菖蒲、牛膝、牡丹皮、大黄、川芎七味药组成,方中以黄芪、水蛭为君,以益气、活血、化瘀为本方立法。石菖蒲、牡丹皮、牛膝共为臣药,以豁痰开窍、清热凉血、活血散瘀。大黄为佐,以助君臣之药活血化瘀,且可引上攻头部之热下行。川芎为使,除了行气活血之外,更可引诸药上行至头。总结来说,该组方具有益气化瘀、清热凉血、升清降浊之功效。组方科学,配伍精当。
脑血疏的基础药理研究显示,该药“对实验性大鼠脑出血模型有治疗作用,促进吞噬细胞功能,加速血肿吸收,可减少血肿坏死区面积”。而另一方面,该药“可增加犬脑血流量。改善脑循环,抑制大鼠实验性血栓的形成,抑制血小板聚集,改善脑组织供血供氧”。可见,通过现代基础药理研究,也证实了脑血疏既可治疗脑出血,也可治疗脑梗死。中医理论和西医实验殊途同归,共同验证了临床实践的客观性和真实性。

综上所述,中医的“异病同治”理论、西医的病理生理基础、脑血疏的基础药理研究、以及笔者二十余年的临床实践经验,均证实:脑血疏口服液既可治疗脑出血,也可治疗脑梗死,并且具有确切的临床疗效和良好的安全性!


专家介绍:

 

王小沙,女,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神经二科副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1984年毕业于湖南湘雅医学院,1985年~1987年参加西苑医院第二期西学中班,并以第一名成绩毕业。从事中西医结合急危重医学和脑血管病的临床与科研工作二十余年。在脑血管、心血管及多种内科危急症的救治方面,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尤其是对脑血管病的中西医诊治有较深刻体会。作为课题组长,主持局汲科研课题4项。目前主要开展脑血管病血管内介入治疗的研究。处于国内领先水平。现任北京中西医结合学会神经科专业委员会委员。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