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电话: 400-6869-519 [ 零投诉率网址 ]
首页 产品中心 心脑血管

 1. 中国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北京,100091

2. 北京中医药大学病理教研室,北京,100029

摘  要:目的 探讨益气化瘀中药对出血性中风的疗效机理。方法 建立实验性脑出血大鼠模弄,观察脑血疏通口服液对脑水肿及脂质过氧化作用的影响。结果 模型组脑系数、脑组织含水量较正常组第3d均显著升高(P<0.05或0.01),第7d开如下降,但仍较正常组为高(P<0.05),第14d均与正常组相近(P>0.05)。脑血疏通口服液大、小剂量组及脑血康组均可不同程度降低脑系数及脑组织含水量,以大剂量组为著。模型组第3d MDA含量明显增高,SOD显著下降(P<0.01),第7d均接近正常组。用药各组均可不同程度降低MDA含量,提高SOD活性(P<0.01),且大、小剂量组SOD活性高于脑血康组(P<0.01)。结论 脑血疏通口服液具有改善脑水肿和抗脂质过氧化作用,可用于出血性中风的治疗。

关键词:脑血疏通;实验性脑出血;大鼠;脂质过氧化

中图分类号:R971    文献标识码:B    文章编号:1006-3250(2000)05-0027-04

出血性中风为临床常见的危重病症,死亡率高,致残率高,严重威胁中老年人的健康,影响患者生存质量。出血性中风及其后遗症与所虚血瘀密切相关,谢道珍教授通过多年实践,研制成具有益气化瘀、清热豁痰功效的复方中药制剂脑血疏通口服液。为进一步明确其疗效机理,我们通过脑血疏通口服液对实验性脑出血大鼠的实验研究,探讨其对脑水肿及脂质过氧化作用的影响。现将结果报道如下:

材料与方法

1 材料

1.1 药物

脑血疏通口服液:由西苑医院制剂室提供(每ml含生药1.5g)。

1.2 试剂

SOD试剂盒、MDA试剂盒、蛋白测定试剂盒均由南京建成生物式程研究所提供。其他试剂均为国产分析纯级,所用试剂均用三蒸水配制。

1.3 主要仪器

721型分光光度计,上海分析仪器厂。

1.4 动物

Wistar大鼠,雄性,体重在250g左右,由中国医学科学院实验动物中心提供。

2 方法

2.1 实验性脑出血大鼠模型的制备

选用雄性wistar大鼠150只,体重在200g~3008,以10%水合氯醛(400mg/kg)腹腔注射麻醉后,切开头部正中皮肤,暴露头骨,然后将大鼠固定于SN-2型脑立体定位仪上,按包新民等著的大鼠立体定位图谱,定位尾壳核。以前囟为零点,向右旁开4mm,向后lmm,确定此点为钻孔点,以直径为lmm的牙科钻钻孔,用微量注射器沿孔向下垂直刺入5mm,缓慢注入5ul胶原酶(sigma,I型0.5unit),用3min注射完毕,留针5min。

2.2 动物分组及给药

根据随机原则设正常组,将造模成功大鼠分为4组:脑出血模型组、大剂量组(脑血疏通口服液1.2ml/100g体重)、小剂量组(脑血疏通口服液0.6ml/100g体重)、脑血康组(脑血康口服液1.2ml/100g体重),每组5~7只。于术后第2d开始给药,灌胃每日1次。

2.3 观察指标

分别于造模后3d、7d、14d将动物杀检,观察下列指标。

2.3.1 脑系数[1]

动物称重,断头处死后开颅取脑,沿桥脑上界水平切断,取全脑称重,按下式计算:

脑系数=全脑重÷体重×100%

2.3.2 脑组织含水量测定[1]

称取约0.1g湿重脑组织,于45℃烤箱中烘烤5d,烤至湿重后称取干脑重。根据下式计算脑组织含水量:

脑组织含水量=(湿重—千重)÷湿重×100%

2.3.3 脑组织MDA含量测定

参考文献方法[2]及试剂盒说明书,称取约0.1g皮层脑组织,加生理盐水制成10%均浆。取匀浆液0.1ml,按试剂盒说明书加入试剂,95℃水浴,离心,取上清,比色读取OD值,计算MDA含量。定蛋白(考马斯亮蓝法:南京建成生物工程研究所提供试剂盒)并换算成nmol/g.protein。

2.3.4 脑组织SOD活性的测定

取皮层脑组织约0.1g,以生理盐水制备1%的脑组织匀浆,取匀浆40ul参照文献[3]及说明书测定SOD活性。蛋白定量用考马斯亮蓝法。

2.4 统计方法

用方差分析。

结  果

1 脑血疏通口服液对实验性脑出血大鼠脑系数的影响(见表1)

正常纽大鼠脑系数各天无显著变化,造模各组脑系数较正常组第3d均显著升高(P<0.05或0.01),但用药各组较模型组为低,但无显著性。第7d造模各组均有所下降,脑血疏通口服液大剂量治疗组已近正常纽(P<0.05),其他各组仍高于正常组(P<0.05),第14d造模的各组均接近正常组。

2 脑血疏通口服液对实验性脑出血大鼠脑组织含水量的影响(见表1)


表1  脑血疏通口服液对实验性脑出血大鼠脑系数及脑组织含水量的影响(%,x±S)

组别

脑系数

脑组织含水量

3d

7d

14d

3d

7d

14d

正 常 组

0.594±0.061

(n=5)

0.619±0.052

(n=5)

0.608±0.076

(n=5)

78.0±0.67

(n=5)

78.50±0.71

(n=5)

78.33±0.51

(n=5)

模 型 组

0.745±0.046ΔΔ

(n=5)

0.724±0.063Δ

(n=7)

0.674±0.0725

(n=7)

81.1±0.82ΔΔ

(n=5)

79.7±0.78Δ

(n=7)

78.4±0.64

(n=7)

小剂量组

0.719±0.059ΔΔ

(n=7)

0.707±0.038Δ

(n=7)

0.678±0.041

(n=5)

78.4±0.65ΔΔ**

(n=7)

78.87±0.82

(n=7)

78.47±0.42

(n=5)

大剂量组

0.681±0.063Δ

(n=7)

0.675±0.052

(n=7)

0.662±0.053

(n=7)

78.5±0.52**+

(n=7)

78.5±0.62*

(n=7)

78.29±0.55

(n=7)

脑血康组

0.734±0.065ΔΔ

(n=7)

0.720±0.064Δ

(n=6)

0.648±0.056

(n=6)

78.9±0.71**

(n=5)

78.78±0.86

(n=6)

78.36±0.77

(n=6)

注:q检验,与正常组比较:ΔP<0.05,ΔΔP<0.0l与模型组大鼠比较:*P<0.05,**P<

 


结果表明,正常组各天脑组织含水量无明显变化,模型组脑组织含水量第3d明显增高(P<0.01),第7d开始下降,但仍较正常组为高(P<0.05),第14天与正常组相近(P>0.05)。小剂量组、大剂量组与脑血康组脑组织含水量较模型组明显降低(P<0.01),而大剂量组取得了较小剂量组更好的效果(P<0.05)。

3 脑血疏通口服液对实验性脑出血大鼠脑组织MDA含量的影响(见表2)

结果表明,正常组脑组织MDA含量无显著变化(p>0.05),模型组第3dMDA含量较正常组明显增加(P<0.01),第7d接近正常组。给药各组MDA含量较模型组比较均降低(P<0.01),第7d各组均与正常组相近,且大剂量组仍显著低于模型组(P<0.05)


表2  脑血疏通口服液对实验性脑出血大鼠脑MDA含量及SOD活性的影响(x±S,n=5)

组别

MDA含量(Rmol/g.prot.)

SOD活性(Nu/g.prot.)

3d

7d

3d

7d

正 常 组

259.99±13.85

263.87±14.12

60.36±7.49

63.58±8.37

模 型 组

334.65±16.93ΔΔ

272.44±13.83

47.89±6.83Δ

65.47±9.15

小剂量组

296.42±16.44ΔΔ**

261.11±17.37

95.65±8.36ΔΔ**○○

78.79±6.74Δ

大剂量组

281.52±13.88ΔΔ**

248.93±15.85*

108.25±9.23ΔΔ**○○

80.65±7.26Δ

脑血康组

293.32±11.69ΔΔ**

254.38±12.91

66.77±9.28**

79.57±6.97Δ

注:q检验,与正常组比较:ΔP<0.05,ΔΔP<0.0l;与模型组大鼠比较:*P<0.05,**P<0.01;与小剂量组比较:○○P<0.01

 


4 脑血疏通口服液对实验性脑出血大鼠脑组织SOD活性的影响(见表2)

结果表明,正常组SOD活性各天无显著变化,模型组SOD第3d显著下降(P<0.01),第7d与正常组无差异(P>0.05)。脑血疏通口服液能显著提高SOD活性,大、小剂量组均明显高于模型组,甚至高于正常组(P<0.01),脑血康组虽较模型组为高,却显著低于大、小剂量组(P<0.01)。

讨  论

本实验中,大鼠脑内注入胶原酶造成实验性脑内出血,造模后3d时,其脑系数、脑组织含水量增高,脑血管通透性增加,SOD含量显著下降,MDA含量则明显增加。3d时以上变化达到峰值,7d时这些变化有不同程度的恢复。以上结果提示:脑内注入胶原酶,在局部引起脑内出血,出血压迫周围脑组织,引起周围脑组织的不完全缺血和缺氧,自由基代谢失常以及其他毒性物质的积聚,影响Na+-K+泵的功能,导致细胞内钠水贮留,细胞肿胀。同时,这些代谢产物进一步损伤脑络,血脑屏障受损,血管通性增加,更加重脑水肿和毒性物质的积聚。其中,自由基代谢紊乱,可能是加重脑损伤的一个重要原因。有资料表明[4],脑组织由于生化构成上的特殊性易受氧自由基损伤。脑组织含磷脂多,易被氧自由基破坏;含铁较多,铁是自由基形成的一个重要催化剂;而脑内过氧化氢酶活性较低,SOD和谷胱甘肽过氧化物酶含量也不高;且神经细胞内含大量溶酶体,当溶酶体被自由基破坏后,溶酶体内的各种水解酶释放至胞浆内使神经细胞本身进一步损伤坏死。由于类似原因,本实验脑出压迫脑组织,磷脂酶A2(PLA2)激活,引起脑细胞膜磷脂降解,产生氧自由基和MDA。另外,在缺氧ATP降解时,次黄嘌呤氧化过程也产生氧自由基,这些自由基作用于细胞膜,改变膜脂质微环境,使钠泵功能障碍,细胞内钠、水增多而肿胀。

脑血疏[5]通口服液是生黄芪、川芎、大黄、石菖蒲等中药的复方制剂,以益气化瘀为主,兼以清热凉血、豁痰开窍,具有攻补兼施、标本兼治的特点,故适用于出血性中风的治疗。我们的实验研究证明,脑血疏通口服液对实验性脑出血模型大鼠具有明显的抗脂质过氧化损伤,降低脑组织MDA含量,提高脑组织SOD活性,提示该药有抗自由基损伤作用。

其疗效机理可能与以下几个方面有关。(1)可能是通过调整血管床功能状态,改善脑组织供氧,保护细胞膜、线粒体膜而促进SOD合成。已有实验表明,在细胞膜完整的条件下,SOD合成随氧含量增加而加速[6]。(2)直接减少氧自由基,或通过提高细胞内抗氧化酶活性抑制自由基,降低LPO,从而发挥抗庸质过氧化损伤作用。(3)增强机体本身抗氧化系统的功能,从多个环节阻断自由基损伤作用。

同时还观察到脑血疏通口服液防治脑水肿,改善血管通透性及抗脂质过氧化方面疗效优于阳性对照药脑血康口服液,表明复方中药脑血疏通口服液中益气化瘀、清热凉血,豁痰开窍的协同作用,优于单纯的活血化瘀治疗,可能是复方中药既能益气化瘀调整血管床功能状态,又可清热凉血、豁痰开窍直接清除自由基等毒性物质,从而达到协同促进作用的结果。开发复方中药制剂为治疗出血性中风提供了广阔的前景。 

[参考文献]

[1] 黄世敬,黄启福,孙塑伦,等.救脑宁注射液对实验性脑出血大鼠脑水肿及脂质过氧化的影响.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1998,21(2):38-40.

[2] Asakalva T.Thibarbituric acid test for detection lipid peroxides.Lipids,1979,14:401.

[3] 沈文梅,刘智蜂.超氧化物歧化酶测定中一种新的计算方法。军事医学科学院院刊,1988,12(5):394-395.

[4] 黄旭,朱克.缺血性脑血管病基础研究新进展.国外医学·脑血管疾病分册,1995,3(1):3-7.

[5] 谢道珍,李静,罗林,等.脑血疏通口服液治疗出血性中风的实验研究.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1995,15 (特):354-356.

[6] Hiusswt B,JunodAF.Effects Of culture cindition and fypcroxia On antioxident wnxymw sinpig pulmonary artery and aortic endothelium.Biothim Biophys Acta,1982,216:283.

 

— 返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