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电话: 400-6869-519 [ 零投诉率网址 ]
首页 产品中心 心脑血管

谢道珍教授简介:

谢道珍,女,1934年生,祖籍山西。现任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

主要学习工作经历:
           1959年,毕业于河北医学院医疗系;
           1959~1970年,天津市立总医院脑系科医师;
           1970~1974年,天津第二中心医院脑系科医师;
           1974~1980年,北京宣武医院神经外科医师;
           1980年至今,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神经内科医师。

主要专科:擅长治疗高血压性脑出血、脑梗死、血管性痴呆、神经症、神经血管性头痛、帕金森氏病脑瘫、脑外伤后综合症等。

主要研究成果:脑血疏口服液,脑血康口服液。


神外专家结缘中医药    十年磨砺研创脑血疏
——神经外科专家谢道珍教授专访

隆冬,北大未名湖畔。
沃华医药市场部就脑血疏口服液的研发过程和临床应用,对神经外科专家,同时也是脑血疏口服液的研创人谢道珍教授进行了专访……

记者:“谢教授,听说您以前是北京宣武医院的神经外科专家。后来怎么会来到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从事神经内科的工作呢?”
谢道珍教授:“你说的没错,我以前的确在宣武医院神经外科工作过。不过最开始,我其实是在天津市立总医院脑科系工作,现在已经改名叫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了。这家医院的神经外科很强,现在天坛医院的很多专家都是从这儿出来的。你知道王忠诚吗?现在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天坛医院的名誉院长。他也是从天津市立总医院出来的,后来也是到了宣武医院,是我当年的领导,科主任。再后来,他做了宣武医院院长以后才调到天坛医院的。所以说,我们国家神经外科的鼻祖其实是在天津。我当年在天津学习工作的时候,还不分神内、神外科,就是一个脑系科,所以接触到的东西就比较全面,神内、神外的工作都做。后来,调到北京后,就在宣武医院的神经外科工作。我是74年过来的,在宣武医院工作了6、7年,80年的时候就调到现在的西苑医院了。所以,我当年的很多同事现在都还在宣武医院和天坛医院,当然很多人现在已经退休了,但是还有很多学生现在都正在岗位上工作。来到西苑医院后,当时这里没有神经外科,所以我就做起了神经内科的工作。”

记者:“您以前是学西医的,并且一直从事神经外科和神经内科的工作,后来您是怎么会开始研究中医中药呢?”
谢道珍教授:“我学习中医中药是来到西苑医院以后。因为西苑医院是中国中医科学院的附属医院,所以这里有很多中医专家,都是我的同事和领导,他们临床诊治也都采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所以,我来到西苑医院以后,就开始在这个中医药氛围浓厚的环境里学习中医中药,并且因为有天时地利的优势,可以向很多中医脑病专家们请教,所以进步还是比较快的。”

记者:“那又是什么机缘,让您开始有研发中药制剂的想法呢?”
谢道珍教授:“主要是因为工作内容的变化。我以前在宣武医院的时候是做神经外科的,比如对于脑出血,我们大多都是做手术。但是来到西苑医院以后,因为这里没有神经外科,脑出血的病人大多都在神经内科接受保守治疗,个别重症的病人就转院了。但是,在神经内科,面对那些脑出血的病人,几乎没有什么药可用。常规治疗就是控制血压,降低颅压,预防感染这些方法,对于颅内血肿,没有任何药物可用,只能等它慢慢地被机体溶解吸收。所以,我就觉得应该研发一种药物,就是用来促进血肿吸收的。如果血肿吸收得快,血肿周围受压的脑组织的供血供氧就能很快恢复,这对于病人神经功能的恢复是非常有帮助的。因为我当时在西苑医院接触了很多中医中药的专家,他们给了我很多启发,我们都认为中药在这方面会有所作为。所以,我和我的团队就开始着手进行中药治疗脑出血的各项研究。”

记者:“我听说您刚开始是研究一味中药,后来就开始研究复方,也就是现在的脑血疏,是这样的吗?”
谢道珍教授:“是的,任何事情都是从易到难的。我们刚开始只是用一味中药,就是水蛭,用它来治疗脑出血,效果很好,经过几年的努力,开发出一个产品叫脑血康,当时在全国各地使用得非常广泛。脑血康研发出来以后,我就在琢磨研发一个中药复方来治疗脑出血。因为,学过中医的人都知道,中药治病是很讲究组方配伍的。每一味中药都有偏性,但是经过不断删选组成一个复方后,就能增强药物的治疗作用,而减轻或消除药物的毒副作用。所以,我们就开始在中医古籍里面找寻这个复方的基本架构。经过反复删选和多次论证咨询,我们最终确定从张仲景的《金匮要略》中选取治疗血瘀证的经典方——大黄蛰虫丸,和王清任《医林改错》中治疗中风病的名方——补阳还五汤,用这两个经典名方作为脑血疏组方的基本架构,然后再根据临床使用的效果做进一步的组方增减。这个过程很不容易,当时没有什么科研经费,我还自己向医院贷款做这件事情。但是大家都很努力,很执着,大家都一心想要做出点东西来。在这个过程中,王永炎也给了我们很多很好的建议,他现在也是院士了。经过反复的组方删选,最后才定下脑血疏现在的组方。”

记者:“研发脑血疏的过程真是很不容易!后来报批的时候也不是一帆风顺吧?”
谢道珍教授:“是的,经历了很多周折。其实最初的时候,脑血疏不是单单用来治疗脑出血的,我们也用它来治疗脑梗死,效果也非常好。在做基础实验的时候,治疗脑出血和脑梗死的研究都做了。但是到做临床试验的时候,就只能选取其中一个适应症做了,因为经费太紧张,没有那么多钱做两个适应症的临床研究。所以,当时就只做了治疗脑出血的临床试验。后来报批的时候,开专家论证会,很多专家都不理解为什么一个活血化瘀中药能治疗脑出血。我们又给他们讲理论,摆事实,说证据。
其实,活血化瘀中药治疗的不是脑子正在出血,而是治疗脑子已经出血后形成的血肿,也就是中医说的瘀血,很像我们常吃的血豆腐,都是凝结成块的。这个我最有体会,因为以前我当神经外科大夫做手术的时候,打开脑子后,看见的都是“血豆腐”,早就没有出血了。并不是像很多神经内科医生想像的那样,以为脑子里的血管出血,就像一个水管破了,水会源源不断地喷出来。真实的情况不是这样的,因为脑子里面出血和身体其它器官出血不一样。颅腔是有颅骨包着的,是一个密闭的环境,颅骨是硬的,没有弹性,颅腔的体积就不能随意改变,如果颅腔里突然多了一个什么东西,肿瘤也好,血肿也好,由于颅腔的体积不变,所以颅内的压力就会迅速增高。所以说,如果脑子里的血管破了,血从血管里流出来到脑组织里形成血肿,血并不会一直不停地流,除非是大血管破了,这种情况极少,通常人还没有被送到医院就死了。大多数情况,只是脑部的微小血管出血。这些流出来的血就形成血肿,血肿占据了颅腔内的一定体积,就会迅速增高颅内压,而增高的颅内压又会迅速压迫破裂的小血管止血。这种机械压迫止血甚至比人体自身凝血机制启动更快!我们人体只有脑子里的出血才会这么快地止血,其它任何器官都不可能,比如胃出血,如果出血不止,就需要赶紧下三腔管压迫止血。再比如我们的皮肤出血,我们也会压迫止血。而脑子里出血,身体自己已经帮我们止血了。所以,对于脑出血,如果不做手术,我们要做的就是用药物先把这块瘀血化开,再加速它的代谢吸收。而我们研发的脑血疏起的正是这样一个作用。”

记者:“那么,脑血疏只能给那些没有做手术的脑出血患者用吗?还有没有其他一些患者可以使用?”
谢道珍教授:“这个问题很好。其实,脑血疏不仅可以给不做手术的脑出血患者用,即便是做了手术的患者,也可以用。因为任何手术都不可能完全将瘀血清除干净。特别是现在比较流行的微创血肿吸除术,更不会清除所有的瘀血。任何手术都有创伤,大脑是非常柔软的,就像豆腐脑一样,所以一碰就很容易出血。对于那些做完手术的患者,接着吃脑血疏,对于继续清除脑内残留的瘀血,以及改善脑部微循环,促进肢体康复,都是非常有好处的。另外,我们之前说的都是用脑血疏来治疗脑出血,脑出血的全名叫做自发性高血压性脑出血。其实,不仅是对于自发性的脑部出血,对于外伤性的脑部出血,脑血疏一样可以使用。道理很简单,脑血疏就是一个可以加速清除瘀血的中药,所以,只要是有瘀血,不管这个瘀血是血管破了流出来的,还是由于外伤形成的,都可以用脑血疏来清除。我在临床上也是按照这个原则使用的,只要是见到脑部有瘀血的,我都会使用脑血疏来治疗,效果都很好!”

记者:“您刚才提到还可以用脑血疏来治疗外伤性的脑部瘀血,您能说得更具体些吗?”

谢道珍教授:“当然可以,这个我很熟悉,我以前就是一个神经外科大夫。在神经外科,有很多疾病都是伴有血肿产生的,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具备手术适应症,而且,有些部位的血肿或是瘀血是不能做手术的。所以就可以使用脑血疏来治疗。我举几个例子,比如颅底骨折,就不能做手术。颅前窝骨折,会有“熊猫眼”征,眼圈是瘀青的,有瘀血;颅中窝骨折,耳后和乳突下会有瘀血,我们叫“Battle”征;颅后窝骨折,头枕部会有瘀血。对于这些颅底骨折,颅内有瘀血,但是又不能手术,用脑血疏来清除瘀血就非常好。再比如,脑震荡和脑挫裂伤,它们都会造成脑组织损伤,脑组织瘀血,但是也没有什么办法治疗,就是让病人回家,靠机体自身的功能调节吸收瘀血。但是这些病症恢复不好的话往往会留下后遗症,轻的人可能常常健忘、头痛,重的人就会有癫痫,或者影响智力等,都是因为脑部损伤后没有得到及时的修复。如果使用脑血疏,不仅能加速这些散在瘀血的吸收,还能改善脑循环,加强脑组织供血供氧,尽早恢复脑部功能,对病人的预后都会非常有好处。我还可以举出很多病症,都可以用脑血疏来辅助治疗。” 


— 返回 —